生铁、粗钢产量分别下降15.02%、15.3%,供给侧改革去产能执行情况

2020-05-08 作者:新闻资讯   |   浏览(189)

细算账,采暖季钢厂限产50%并不可怕  对此,市场不必过分解读  3月份,环保部会同其他部委及六省(直辖市)联合发布《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年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以下简称《方案》),范围涉及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上的26个城市外加北京和天津2个直辖市,即“2+26”城市。《方案》明确提出:“重点城市加大钢铁企业限产力度,各地实施钢铁企业分类管理,按照污染排放绩效水平,制订错峰限停产方案。石家庄、唐山、邯郸、安阳等重点城市,采暖季钢铁产能限产50%,以高炉生产能力计,采用企业实际用电量核实。”  根据3月份发布的《方案》,8月21日,环保部联合其他部委和六省(直辖市)又发布了更为详细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  “2017-2018年秋冬季”是指2017年10月~2018年3月份,与传统的采暖季基本一致,因此,本文以北京采暖季2017年11月15日至2018年3月15日为考察时间。该限产区域集中,钢铁产能集中度最高,自方案发布以来一直最受关注。2017年限产时间调整为整个采暖季,比原来仅重污染天气时间段限产时间更长;同时,对钢铁行业限制的工艺环节由原来的烧结调整为高炉炼铁,且以用电量核实。业内多数人士认为,此次环保限产的影响将史无前例。  当前,对于限产问题,国内主要关注的焦点是“2+26”城市钢铁限产怎么限?限产会减少多少钢铁产量?会对钢材市场造成多大的供应缺口?  目前已有9个城市明确钢铁限产50%  8月21日出台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要求在9月底前涉及的地方政府发布更为具体的行动方案。截至目前,已经有不少所涉及的省(直辖市)或城市发布了更为详细的行动方案。(见表1)  对于各方十分关注的钢铁行业限产50%的问题,目前基本可以确定的是除部分重点城市明确钢铁限产50%外,其他城市基本会根据实际情况实行“一城一策”“一户一策”,而不是采用“50%”的标准“一刀切”。截至目前,已经出台具体行动方案的地方城市中,除石家庄、唐山、邯郸、安阳外,还有5个城市分别明确钢铁产能限50%。这5个城市分别是天津、淄博、长治、焦作和晋城。  炼铁产量:预计减少2970万吨~3500万吨  为了评估限产对炼铁产量的影响,我们以2016年的数据为基础进行对比。根据《方案》的规定,以高炉炼铁产能计算限产比例。由于高炉本身工艺因素以及开工率的因素,高炉的产能利用率也必须考虑在限产比例之内。  在进行计算之前,我们做出以下几个假设:  1)采暖季限产50%,钢厂以限制范围的顶格生产能力生产,即环保限产涉及钢厂高炉产能利用率为50%;  2)采暖季"2+26"城市的核算的总炼铁产能以2016年为初始值;  3)限产城市的高炉产能利用率接近;  4)采暖季时间为2017年11月15日至2018年3月15日,为4个月左右,占全年的1/3,采暖季产量按照全年产量1/3计算。  我们先计算炼铁产能限制的极大值,将28个城市全部按照限产50%来计算。根据表2所统计的炼铁产能数据,“2+26”城市中,北京、郑州、济宁、菏泽开封等11个城市没有炼铁产能,其他17个城市的炼铁产能合计达3.1亿吨。  据统计,上述17个有炼铁产能的城市的2016年的生铁产量为26000万吨,则可以粗略计算出这些城市的高炉产能利用率为84%。  生铁产量变化量=2016年采暖季产量-2017年采暖季预估产量  即:2.6亿吨÷3-3.1亿吨×50%÷3=3500万吨  也就是说,如果按照28个城市都执行限产50%来计算,则2017-2018年采暖季生铁产量将减少3500万吨。  我们再来计算炼铁产能限制的极小值。以目前明确公布的限产50%的9个城市来计算,由于焦作的炼铁产能可忽略不计,其他8个城市的炼铁产能达到2.62亿吨。(见表3)如果仍按照28个城市的平均84%的产能利用率计算,那么:  生铁产量变化量=2.62亿吨×84%÷3-2.62亿吨×50%÷3=2970万吨  也就是说,如果仅以已经明确限产50%的9个城市计算,则2017-2018年采暖季生铁产量将减少2970万吨。  综合上述分析,如果仅以当前公布的9个明确50%限产比例城市来计算炼铁产能的大小,那么则影响生铁产量2970万吨;若以“2+26”全部城市限产50%的比例计算,则影响生铁产量3500万吨左右。因此,在采暖季限产期间,影响的生铁产量在2970万吨~3500万吨之间。按照2016-2017年采暖季2.28亿吨的全国产量计算,采暖季的生铁同比减少13.0%~15.3%左右。按照今年前7个月日均生铁产量推测全年产量,今年1月~7月份,全国生铁产量为4.24亿吨,日均生铁产量为198万吨,如果以此推算2017年的生铁产量为7.23亿吨,则全年生铁产量减少比例为4.2%~5.0%。  按照90%的钢水收得率计算,可以得出影响粗钢产量在2670万吨~3150万吨之间,按照2016-2017年采暖季2.6亿吨的全国粗钢产量计算,采暖季的粗钢产量减少比例为10.2%~12.1%;按照今年前7个月日均粗钢产量推测全年产量,今年1月~7月份,全国粗钢产量为4.91亿吨,日均粗钢产量为229万吨,如果以此推算2017年的粗钢产量为8.37亿吨,则全年粗钢产量减少比例约为4.2%~5.0%。  钢材产量:预计下降4780万吨~6260万吨  上述计算方法是以炼铁产能为基础进行粗略计算的,但由于2017年,各省(直辖市)的去产能工作一直在持续进行,实时的炼铁产能的变化数据不可得。  为了从另一个角度来评价采暖季限产的影响,我们再以2016年的实际钢材产量数据进行推算(不考虑重复材)。从表2中的数据可以得出,"2+26"城市2016年钢材产量约为40072万吨,已经明确限产的9个城市的钢材产量为30593万吨。我们仍然据此对2017年采暖季的钢材产量变化进行粗略推算。  我们先对前提条件进行设定:  1)钢材来源主要包括长流程生产的转炉钢和短流程生产的电炉钢;  2)根据国际钢协发布的《统计指南》数据,我国的电炉钢占比为6.1%。由于限产的主要对象是高炉产能,即影响的主要是高炉炼钢的产量,短流程炼钢产量不受影响。  我们同样进行上限和下限的估算。如果按照上限计算,即28个城市高炉产能全部限产50%,那么:  钢材的产量变化=40072万吨×(1-6.1%)×50%÷3=6260万吨  可以计算出,在28个城市全部限产50%的情况下,采暖季限产影响钢材产量约为6260万吨。  按照同样的方法进行下限的计算,即仅计算已经明确限产50%的9个城市:  钢材的产量变化=30593万吨×(1-6.1%)×50%÷3=4787万吨  因此,如果将已明确公布限产50%的城市来计算可以得出,采暖季限产钢材产量减少4787万吨。  根据2016年钢材实际产量来计算,可以得出,采暖季限产对钢材产量的影响在4787万吨~6260万吨。  根据统计数据,2016年采暖季全国钢材产量为35766万吨,可以计算出,采暖季钢材产量同比减少13.3%~17.5%;根据2017年前7个月估算,2017年钢材产量为11.06亿吨,可以计算出全年占比下降4.4%~5.7%。(见表5)  钢材价格难以大涨  由上述分析可知,2017年~2018年采暖季,生铁和粗钢的供给同比下降幅度均在10%以上。  那么,钢材价格是否就会大涨一波呢?具体对市场的影响还要结合采暖季库存变化和市场需求来分析。我们从以下几个因素来考虑:  第一,钢材消费变化。从宏观数据来看,今年房地产、基建、汽车等对钢材需求量较大的行业均没有较大的改善,房地产和基建投资的增速或不会高于去年同期。采暖季时间基本是整个冬季。一般来说,这期间北方寒冷天气将抑制部分工地开工,钢材需求进入淡季。  此外,2017~2018年采暖季,同样受到限产影响的还包括建筑、建材行业。根据《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加大建材行业错峰生产力度,水泥等建材行业采暖季全部实施停产,水泥粉磨站在重污染天气预警期间应实施停产。各地应结合本地建材行业产业特征,提出更大范围的错峰生产要求。”建材行业的停产也会显著影响部分工地或基建工程的进度。那么,从这个角度来看,钢材需求将下降。  第二,库存量的变化。市场针对采暖季限产和10月中旬党的十九大召开已有心理准备,不少钢铁企业加大马力生产,钢材贸易商也加大补库力度,钢材库存已连续4周增加,预计采暖季的库存水平会高于去年同期。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环保限产带来的供给缺口。  第三,钢材价格预期的变化。由于环保限产的因素自今年4月份以来一直是市场关注的焦点,近2个月钢材价格普遍上涨,不排除价格预期已经被提前消耗的可能性。一旦环保限产的力度或程度超过预期,则价格上涨的可能性较大;一旦环保限产的力度不及预期,则钢材价格下降的可能性较大。  此外,钢厂为保证采暖季的收益,还会提前采取一些措施来保证供给。比如,钢厂提前采购生铁矿、钢坯;调整检修时间,将高炉的检修延后到供暖季;使用高品位铁矿石,在采暖季有限的产能下,尽可能地提高产量。  因此,今年采暖季的钢材供给会少于去年同期,但由于市场提前反应,价格预期被提前消耗,加之采暖季下游需求与去年同期持平或小于去年同期,因此可以判断,采暖季的钢材市场呈现紧平衡格局,钢价难以大幅上涨。

    环保限产影响邯郸市2018年粗钢产量减少159-333万吨。

随着秋冬治霾进入攻坚阶段,京津冀及周边地区供暖季限产成为近期商品市场的关键词。在业内看来,限产将同时影响供需两端,市场也将为此展开了新一轮博弈。

1“地条钢”全面清除,有效改善供给结构

    根据中钢协统计数据,参照2017年12月邯郸市限产效果来预估2018年采暖季及非采暖季限产效果,即当炼铁产能限产50%时,生铁、粗钢产量分别下降15.02%、15.3%。考虑到邯郸市2018年采暖季11月15日-12月31日将大概率延续采用2017年采暖季的限产政策,因此期间的粗钢产量同比保持不变,即与2017年一致。再考虑2017年1月1日-3月31日未实施限产政策,生铁、粗钢产量约905.8、1041.4万吨,预计2018年实施采暖限产50%政策及采暖限产延长至3月31日且2月26日-3月31日限产比例上浮5%后,生铁产量按照同比下降15.02%计算,共下降产量约136-141万吨;

有色方面,山东省发布的实施细则提出,7个传输通道城市电解铝企业采暖季限产30%以上,以停产电解槽的数量计;氧化铝企业限产30%,以生产线计;炭素企业达不到特别排放限值的,全部停产,达到特别排放限值的,限产50%以上,以生产线计;有色再生行业熔铸工序,采暖季限产50%。

从未来去产能空间来看看,截至2017年6月末全国累计压减粗钢产能1.23亿吨(含2016年已完成压减粗钢产能6,500万吨),距离“十三五”期间全国压减1.4亿吨粗钢产能的目标仅余1,700万吨的任务,未来去产能空间有限。但是从全国各省“十三五”去产能目标来看,作为国内粗钢产量排名前三的产钢大省,河北省、江苏省、山东省“十三五”期间粗钢口径去产能目标分别为4,913万吨、1,750万吨和1,500万吨(合计约占全国去产能目标任务的60%)。目前河北省、江苏省、山东省分别完成“十三五”计划去产能目标64.85%、70.29%(以全年按期完成计)和53.13%,预计剩余压减产能任务合计约3,000万吨粗钢产能。按照国家统计口径的已有去产能规模和三个省份剩余去产能任务测算,“十三五”期间钢铁去产能有望超过1.4亿吨的既有目标。此外,由于大部分无效产能已于前期去除,预计剩余压减产能任务将更多地涉及在产产能。

    综合来看,2018年限产将影响邯郸市粗钢产量减少159-333万吨,总量为3890-4064万吨,同比下降3.76%-7.73%。而日前唐山市公布非采暖季炼铁限产15%-25%的方案预估效果为粗钢年产量下降5%-7%。但由于邯郸市公布的二、三季度限产方案只对存在五大问题的钢铁企业实施限产政策,具体比例未知,因此2018年实际限产效果或比预估稍低。且环保限产或成常态化,供需不平衡态势加大,拉动钢材价格上涨风险提示:限产方案执行力度不及预期、下游需求回升弱势。

图片 1

去产能方面,如第一部分所述,2016——2017H1年去产能分别完成6,500万吨和5,839万吨,若剔除分别70%和30%的无效产能,同时考虑到清除地条钢对产能的压缩,预计2016年和2017H1实际去产能分别为1,950万吨和8,750万吨左右。未来若按照“十三五”规划,仅有1,700万吨的剩余减压任务,去产能空间有限,我们预计“十三五”去产能任务会提前完成(假设2018——2019年分别实现1,000万吨和700万吨的去产能计划),若考虑产钢大省各自的去产能任务,预计未来去产能超过1,700万吨概率较高,且由于无效产能多于前期去除,预计未来去产能主要涉及在产产能。

    2018年二三季度条件性限产影响粗钢产量同比最大程度下降168万吨根据中钢协统计数据,2017年邯郸市二、三季度生铁、粗钢产量为19

“河北、山东的环保文件均提到了工地在供暖季停工,水泥等建材行业在供暖季全部停工。天津提出全市区内各类建设工程停工6个月,北京提出采暖季4个月六城区停止土石方作业。这意味着北方采暖季限产影响产量的同时,对需求量也会形成明显影响。”邱跃成说。

综上,若2+26城市(除唐山限产1,821万吨以外)均限制50%高炉产能,则采暖季生铁减产量为3797.59万吨,按照出钢比1.1的系数来测算,则采暖季粗钢产量减少4177.35万吨,占比2+26城市非限产情况下粗钢产量的近44%,占比全国采暖季粗钢产量的15.5%,预计若环保限产方案严格执行的话会造成供给端阶段性紧缺。

    粗钢产量按照同比下降15.3%计算,产量会同比减少约159-165万吨。

金投现货网10月11日讯,限产影响供需两端 商品市场新一轮博弈展开

三、去产能工作未来开展方向

    邯郸市2018年采暖季限产影响粗钢产量同比下降159-165万吨。

8月底,环保部等十部委及京津冀等六省市政府联合印发了《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接着,各地相继推出了细化方案。

供给侧改革去产能执行情况

    邯郸市发布两个重要的钢铁行业限产文件,《邯郸市强化3月份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措施的实施意见》延长16天至3月31日,全市18家钢铁企业产能严格限产50%(以高炉计),对主城区和和各县(市、区)建成区的钢铁企业限产比例在50%的基础上上浮5%;《关于2018年二、三季度大气污染防治强化措施征求意见稿》表示2018年4月1日-9月30日邯郸市将加大对钢铁、焦化行业的管控力度,期间对存在五大问题之一的钢铁企业,实施高炉限产20%的方案。若企业所在区域上季度的空气综合指数改善率排名位于全市前3名或者后三名,则下调或上浮5%。

供暖季限产并不仅仅影响供给端,它引起的需求端变化也牵动着市场神经。

钢铁以厂房建筑、机器设备为主的固定资产投资规模很大,投资粘性大,产能转身退出困难,调整滞后。供给端的变化受产能政策影响较大,一般为严禁新增产能、去产能等形式,直接表现为产能规模的总量变化。另一方面由于钢铁行业属于“两高一资”行业,产能释放将面临一定的环保压力,尽管未来产能调整进入相对平稳的低速变化状态,但产能出清(如停产)和行政手段导致的限产(如环保限产)会对有效产能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下面将分别从去产能和有效产能控制两个维度对未来钢铁供给端进行分析。

事件。

“截至目前,已经出台具体行动方案的城市中,除石家庄、唐山、邯郸、安阳外,还有5个城市分别明确钢铁产能限产50%。这5个城市分别是天津、淄博、长治、焦作和晋城。”西本新干线高级研究员邱跃成对上证报记者如是表示。

1政策执行层面

    10、2191万吨,2018年实施非采暖季条件性限产15%-25%后,从影响产量最大化角度考虑,假设所有钢厂全部限产,按照生铁、粗钢同比下降4.51%-7.51%、4.59%-7.65%计算,则最大程度上将影响生铁、粗钢产量分别为86-143万吨、100-168万吨。

建材行业的供给收缩预期也非常强烈。如玻璃行业,沙河地区玻璃企业将面临整改和采暖季的临时减产。“10月份开始到2018年3月15日,沙河地区玻璃现货产量将在现在基础上减产15%。”一位行业知情人士对记者透露。

在供给侧改革开端的前两年,去产能工作整体推进速度较快、去化效果较好,经测算,2017年前三季度行业粗钢产能利用率已接近79%的良性水平。未来中短期内,去产能工作仍将会继续,但由于未来去产能空间有限,去产能不可能成为行业内常态化的工作,预计其将呈现以下特点。

邱跃成指出,目前明确公布限产50%的9个城市中,总炼铁产能2.62亿吨,2017年至2018年采暖季生铁产量将减少2970万吨。此外,按照90%的钢水收得率计算可得出,受影响的粗钢产量约为2670万吨至3150万吨;按照2016年至2017年采暖季2.6亿吨的全国粗钢产量计算,2017年至2018年采暖季粗钢产量减少比例约为10.2%至12.1%。

未来去产能、环保限产对供给端影响

一些城市采暖季限产目前已经启动。一位知情人士对记者透露,在河北省邯郸武安市,14家钢厂已从10月1日起开始限产50%至55%,时间长达6个月。其他地区基本是从11月15日开始限产。

1防止复产成为工作重点,去产能作为一次性压减产能总量的工作,在较大的行政压力和较高的高炉复产成本共同下,地方钢企大规模复产的可能性很小,但后期或面临部分小规模企业在行业利润高企下的违规复产,随着中央督察的常态化,将有助于防范违规复产。

本文由澳门新浦京下载-2019电子游戏手机版app发布于新闻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生铁、粗钢产量分别下降15.02%、15.3%,供给侧改革去产能执行情况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