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保化解钢铁过剩产能工作顺利推进,钢铁行业的去产能目标又有了新的提升

2020-04-15 作者:新闻资讯   |   浏览(173)

在去年获得优异表现后,2018年,钢铁行业的去产能目标又有了新的提升。工业和信息化部原材料工业司近日发文强调,2018年要继续坚定不移抓好钢铁去产能工作,力争提前完成“十三五”去产能的上限目标,严禁以任何理由新增钢铁产能。  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钢铁行业实现完全去产能1.15亿吨,已经超过了钢铁五年去产能1亿吨的底线,距离“十三五”1.5亿吨的上限目标,还剩几千万吨的规模。  而对于2018年钢铁行业去产能,发改委产业协调司巡视员夏农曾表示,今年钢铁行业重点将科学确定目标任务,严禁新增产能,防止边减边增,防范地条钢死灰复燃,坚持化解落后产能,依法依规退出不符合规定的企业,并采取“负面清单”式不定期督查。在清缴地条钢方面,部级联席会议将进一步明确省级负总责的责任制度,建立长期举报机制,进一步研究违规惩罚措施。  “低效产能”或成焦点  “在严禁新增产能等一系列措施的同时,今年钢铁行业去产能有可能会落在化解‘低效产能’上。由于近两年去产能的力度加大,之前一些过剩的产能已经被淘汰掉,在这个基础上想要继续进行去产能的话,很不容易,所以,一些‘低效产能’可能要在今年成为重点的目标。”昨日,有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而这一点也在工信部发布的消息中得到认证。在工信部原材料司的重点工作思路介绍中,2018年将“坚定不移化解过剩产能。指导督促相关省份以处置‘僵尸’企业、去除低效产能、关停不符合布局规划产能为重点,切实将钢铁去产能任务落实到位,妥善做好职工安置和债务处置工作。”  据记者了解,就在日前,工信部原材料工业司在工信部网站又发表题为《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开创中国钢铁工业高质量发展的新局面》的文章。文章再次提及“低效产能”:“督促地方以处置僵尸企业为抓手,坚定不移去除低效产能。”  虽然,目前对于“低效产能”还没有明确的定义,但是,可以明确的是,在去产能次序上,去年在全国大范围开展的取缔“地条钢”等“违法产能”之后,“低效产能”开始进入主管部门的视野。  另外,在上述文章中原材料工业司还提到,2018年,要继续做好布局优化和公平市场环境创建工作。系统研究支持电炉钢发展的配套政策措施,鼓励现有高炉-转炉长流程企业转型为电炉企业。开展钢铁、焦化等行业规范企业动态管理工作,促进企业规范经营。加强苗头性、倾向性问题分析研究,汇聚各方力量共同维护钢铁市场的公平和稳定。  同时,要继续推进钢铁工业转型升级。从供给侧发力,着力提升供给质量,推进钢铁产品向中高端迈进。以智能制造试点示范为抓手,逐步探索和形成全行业可推广、可复制的智能制造新模式。加快普及先进适用的节能环保工艺技术装备,提升钢铁行业绿色发展水平,实现可持续发展。  2018年钢铁企业重启重组?  除工信部提出的措施以及目标外,还有分析师猜测,2018年,钢铁企业的兼并重组,或将再次开启。  2016年年底出台的《钢铁工业调整升级规划(2016-2020年)》明确,到2020年钢铁行业的产业集中度达到60%。国务院印发的《关于推进钢铁产业兼并重组处置僵尸企业的指导意见》中也指出,到2025年,中国钢铁产业60%-70%的钢产能要集中在10家左右的大钢铁集团中。  2016年6月份,宝钢集团与武钢集团宣布启动战略重组。从宝武重组来看,2015年,宝钢集团的粗钢产量约为3493万吨,武钢集团的粗钢产量则是2577万吨,两者合并后的粗钢总产量将达到6070万吨,成为仅次于安赛乐米塔尔的世界第二大钢铁集团。宝钢股份提供的数据显示,就粗钢产量而言,宝武合并后的新公司将在全球上市钢企中名列第三,汽车板产能排名第三,取向硅钢产能名列第一。  宝武集团的合并起到示范带头作用,发改委曾坦言,未来将研究相关政策支持融资、资产管理公司参与处理破产重组或退出企业的债务,同时优化兼并重组的市场环境,比如给兼并主体以“三减两免”的税收优惠以及相应的融资政策,从而提升兼并重组主体的意愿。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称,大规模的重组可能不会很快,区域性的整合一定会发生,东北地区、云贵川以及京津唐都是整合的热点区域,事实上区域性的兼并重组也一直在推进。  随着东北特钢的债转股方案落地通过,东北地区钢企整合有望先行一步,且未来不排除仍由鞍钢实现东北地区的钢企大整合。但整合时间表可能比较长,很难在下半年见到大规模的整合潮。  值得注意的是,钢铁行业兼并重组还面临很大的阻力,这和其它制造业不太一样。钢铁企业承担着当地税收、就业等责任,重组又涉及包括不同的企业性质、所有制、投资主体,以及地方政府间区域权益等问题。

以河北省为例,据河北省冶金行业协会副会长宋继军介绍,到2020年河北钢铁企业将由目前的109家减少至60家左右,将形成“2310”兼并重组大格局,即形成以河钢集团、首钢集团2家为龙头的特大型钢铁企业集团,形成3家具有区域市场主导能力的以民营钢企为主的大型钢铁集团,10家具有专用产品优势的民营钢企。重点发展高铁用钢、汽车用钢、造船用钢、建筑用钢、模具钢、高速工具钢、电工钢、高级管线钢等高端冶金材料。

工信部指出,宝钢、武钢的正式合并,为钢铁行业兼并重组起到了示范作用,宝武钢铁集团深度整合的经验,将有利于完善企业实施兼并重组的政策环境。以提升质量品牌、整合区域资源为主要任务的减量化兼并重组将会取得实质性进展,随着国家去产能工作的持续推进,钢铁产能会进一步向优势企业集中,产业集中度情况将会有所改观。

工信部副部长徐乐江此前就表示,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绝大部分都不会“错杀”,多数中频炉冶炼企业基本就是“作坊”。目前来看,一些地方和企业还在纠结“地条钢”的定义,对淘汰中频炉存有犹豫和迟疑,认为存在“短流程创新”,全面取缔会否造成“误伤”;还有人担心取缔中频炉、工频炉影响废钢回收利用等。因此,现阶段重要的是消灭地方幻想,将“地条钢”归零。

日前,工信部表示,经历了2016年宝钢、武钢重组成立宝武集团后,国内钢铁产业集中度有所提高,扭转了产业集中度连年下降的趋势,CR10上升为35.9%,同比增加1.7%,CR4上升为21.7%,同比增加3.1%。

2017年是钢铁“去产能”攻坚年,也是钢铁企业“去杠杆”的重点年份。《经济参考报》记者获悉,2017年钢铁行业目标是化解过剩产能5000万吨左右、有效处置“僵尸企业”、淘汰落后产能、彻底取缔“地条钢”。同时,经过3至5年“去杠杆”阶段,钢铁行业平均资产负债率降至60%以下。

任务 “去产能”进入攻坚年

我的钢铁网资讯总监徐向春表示,目前国家对于“地条钢”的围剿已进入白热化,继江苏、河北、山东、四川等地后,辽宁、湖北和甘肃等地也纷纷展开排查。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兼秘书长刘振江日前表示,中国钢铁工业以“三去一降一补”为抓手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已经全面展开。从行业和企业在发展中存在和需要解决的突出问题看,“去产能”和“去杠杆”是当前的两大攻坚战。

记者此前获悉,我国将对钢铁、煤炭、有色、房地产等重点行业,在控制总杠杆率的前提下,把降低企业杠杆率作为重中之重。

刘振江介绍,从目前来看,2016年我国中大型钢企资产负债率超过90%的11家,钢产量占比3.7%;负债率80%-90%的14家,产量占比12.07%。企业之间资产负债率水平差距较大,高的超90%,最低的仅为14%,负债率在50%以下的大都是规模较小的企业,大企业多数负债率高,应属于“去杠杆”的重点企业。

关键 将重点推进兼并重组

措施 同步推进“去杠杆”

“高杠杆”造成了企业沉重的财务负担。据悉,2001年中钢协会员企业的财务费用为69亿元,而2016年财务费用升为891亿元,其中的吨钢财务费用超过了140元,比金融危机前吨钢增加近100元财务费用,占到了三项费用的35%。

本文由澳门新浦京下载-2019电子游戏手机版app发布于新闻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确保化解钢铁过剩产能工作顺利推进,钢铁行业的去产能目标又有了新的提升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