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新银行宣布出售所持上海农商行20%股权,成立于2005年8月25日的上海农商银行

2020-05-05 作者:新浦京   |   浏览(147)

如果最终批准,宝山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钢股份”)将“如愿”成为一家银行的大股东。  9月18日,宝钢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以45.95亿元对价收购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银行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澳新银行”)持有的上海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农商行”)10%股权。  宝钢股份这次接盘并不是“临时起意”,此前曾报道称今年1月初,宝钢股份就有意接盘,但因某种原因,未能达成这笔交易。而此次“杀回马枪”,也印证了宝钢股份投资上海农商行的预期。  近年以来,区域农商行备受资本青睐,有分析人士表示,参股农商行或分享上市等多重投资收益。  宝钢股份涉足银行业  9月18日晚间,宝钢股份突然发布公告,公司召开第六届董事会第二十一次会议,批准《关于收购上海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股权项目的议案》,收购澳新银行持有的上海农商行 10%股权,收购对价45.95亿元。若最终获批,宝钢股份则将正式涉足银行业。  据了解,此10%股份的收购方已经兜转“二主”,此番公告意味着宝钢股份正式接盘上海农商行股权。  近几年,多家外资银行相继减持所持中资银行股份进行套现。今年1月3日,澳新银行曾宣布,将其持有的20%上海农商行的股权,分别出售给中国远洋海运集团和上海中波企业管理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中波”),两者分别获得10%的股权,总交易额约为91.9亿元。  《中国经营报》记者从澳新银行了解到,此次10%的股份是宝钢股份取代原先计划转让给上海中波的份额。  在宝钢股份发布公告的第二天,有媒体爆出上海中波内部人士的消息,表示由于该公司的外资股东背景,银监会不予批准此次股权转让。  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的查询结果,上海中波的控股股东为中波轮船股份公司,这是一家外商投资企业,由波兰共和国海洋经济和内河航运部与中国交通部共同参股。  对此,上海新古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怀涛告诉记者,虽然今年新修订的《中资商业银行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进一步放宽了外资银行投资中资银行的门槛,但对外资机构入股中资行仍然较为严格。  对于此次出售所有权变化的原因,澳新银行回复本报记者“不予以置评”,但同时表示:“这对上海农商行及其客户来说是一个积极的结果,因为宝钢股份是一家领先的国有企业,其在金融服务领域有着很强的投资业绩。”  有媒体曾经报道,今年 1月初在澳新银行宣布转让上海农商行股份时,宝钢股份就有意接盘,但报价只有账面净资产的0.8倍,又因宝钢股份和武钢的合并事宜,未能达成这笔交易。  而对于此次与宝钢股份交易完成的时间,澳新银行表示:“此次交易的完成时间仍取决于惯例交割条件和监管部门的批准。”  上海农商行中期目标为“独立上市”  被“相中”的上海农商行之所以受到两家企业的争抢,与其良好的投资回报与上市预期密不可分。  据了解,自2007年9月澳新银行入股上海农商行以来,澳新银行约投资5.7亿澳元。最终逾90亿元人民币的股权转让,加上这十年间澳新银行的股息收益,这次出售上海农商行股权的澳新银行,预期收益不菲。  成立于2005年的上海农商行是由上海国资控股,注册资本为80亿元人民币,营业网点近400家。  截至2016 年末,该行总资产7109 亿元,较去年年初增幅21.1%;存款余额5538 亿元,较去年年初增幅23.0%;贷款总额3391 亿元,比年初增加405 亿元,增幅13.6%;实现净利润59.76 亿元,增幅2.91%;资产收益率0.91%,资本收益率13.42%,资本充足率12.39%。  而值得注意的是,上海农商行是一家正在筹备上市的银行,该行于今年5月份发布了2016年度年报,该行表示以“独立上市”成为公司中期目标,并制定了2017~2019年发展战略规划。  “首先从短期来看,参股准备上市的农商行一般来说会是一笔好的投资,目前二级市场对农商行的估值仍有溢价,PB至少都在2倍以上。其次从长期来看,仅仅是持有上市农商行也是一笔优质资产。” 东北证券银行业分析师胡文豪认为。  自去年IPO“放闸”以来,江苏有5家农商行相继上市。而目前,20多家农商行正在积极筹备上市或者提出上市计划,其中安徽就有5家农商行已经IPO备案。  以去年上市的5家农商银行为例,它们的股东中除一些当地区域的企业外,还出现了一些上市公司。无锡农商行、常熟农商行、吴江农商行、江阴农商行以及张家港行分别有红豆股份、风范股份、通鼎互联、海澜之家以及沙钢股份的股东身影。  另外,易成新能、智度股份、中原内配、雏鹰农牧以及现代投资等多家上司近两年争相参股农商行,甚至参股多家农商行。  目前,备战上市的农商行积极性很高。在11家在IPO排队的银行中有三家农商行,分别是江苏紫金农商行、青岛农商行以及浙江绍兴瑞丰农商行。  而在积极备案辅导的农商行以华东地区积极性较好,如江苏大丰农村商业银行、江苏淮安农商行、杭州联合农商行等。另外,安徽证监局公布的就有5家农商行,分别是亳州药都农商行、安徽桐城农商行、芜湖扬子农商行、安庆农商行以及淮北农商行。  对于一些农商行积极备战上市的迫切需求,胡文豪认为上市能满足农商行多种需求:“上市可以提高农商行的估值水平,可以提高农商行的知名度,让其更好的展业,甚至拓展零售业务。特别是在当前MPA的体系里,规模增速捆绑了资本充足率的情况下,上市还可以帮助农商行扩充渠道来补充资本。”

此次宝武钢铁拟收购上海农商行10%股权是否为再次运作金融版块上市的信号呢?

  • 多重利空袭扰 债市介入仍需等待
  • 银行业打响资产质量“保卫战”:控制增量风险

2018年11月,上海农商行原董事长冀光恒辞职,由时任行长徐力暂负责行内工作。12 月初,上海市委组织部发布任职前公示宣布,上海国际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顾建忠拟任上海农商行行长。

2014-2018年,上海农商银行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41.51亿元、152.85亿元、156.97亿元、179.21亿元、201.45亿元,2015-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8.01%、2.7%、14.17%、12.41%。

而有媒体早前曾公开报道称,今年1月初,在澳新银行宣布转让上海农商行股份时,宝钢就有意接手,但报价只有账面净资产的0.8倍,又因宝钢和武钢的合并事宜,未能达成交易。

那么,澳新银行为何此时选择出清?

目前,上海农商行正在全力推进A股 IPO。该行注册资本为80亿元人民币,营业网点近400家,员工总数超6000人。截至2018年11月28日,上海农商银行第一大股东为上海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中国远洋海运集团有限公司、宝山钢铁股份有限公司,分别持有10%股权;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位列第四大股东,持股7%;上海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位列第五大股东,持股6.02%。

资产减值损失主要由发放贷款和垫款构成。2015-2018年,上海农商银行资产减值损失分别为17.83亿元、21.64亿元、35.33亿元、48.06亿元。

金融副业在钢铁行业低迷的2015年帮了大忙。原宝钢集团钢铁主业亏损84.5亿元,但非钢业务盈利近百亿。其中,华宝投资实现营收56.67亿元,利润28.26亿元,管理资产规模7630亿元。

上海农商银行新闻发言人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以澳新银行的信息披露为准,需要走相应流程并等待监管部门的最终审核。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2014-2018年,上海农商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33.07亿元、40.96亿元、43.71亿元、48.68亿元、46.37亿元,2015-2018年不良贷款余额分别同比增长23.86%、6.70%、11.38%、-4.74%。同期,上海农商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27%、1.38%、1.29%、1.3%、1.13%。

而在更早的2016年12月1日,宝武集团在上海挂牌当天,马国强也强调,联合重组后,中国宝武钢铁将依据国有资本投资公司的功能定位,逐渐向管资本转型。目前,宝武集团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企业。

对此,澳新银行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的确看好上海农商行的发展前景,而出售农商行的股份主要是因为集团战略的调整。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各国监管机构纷纷要求银行增加准备金、提高资本比率,以应对潜在的经济冲击。

记者获悉,25日下午,上海农商行召开2018年度股东大会,就《关于上海农商行董事会 2018 年度工作报告的议案》、《关于落实上海银保监局监管意见及我行整改措施的报告》、《关于上海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境内人民币普通股股票并上市涉及摊薄即期回报影响及填补措施的议案》等包括IPO 相关议案在内的15 项会议议题。

从业绩上看,上海农商银行的表现确实“亮眼”,近几年,营收、净利持续增长。但反观其背后,上海农商银行的“造血”能力却在衰退,近两年急剧“失血”;且其不良贷款核销、资产减值损失也增长迅猛。历史上,上海农商银行曾低价增资扩股,或致部分国资变相流失。

对于宝钢股份为何有如此新动作,有关媒体采访报道引述宝钢股份说法是:适度非钢投资,同时,标的情况也不错。

其实,不仅是澳新银行,几乎每一家入股中资银行的外资银行在出清手头的股权后都拿到了相当不错的投资回报。而上海农商行是一家正在筹备上市的银行,如果澳新银行继续持有上海农商行的股权,或者在其上市后再出售股权的话,很可能将获得更高的收益。

经济观察网 记者 王涵 4月24日,上海银保监局发布多条批复信息,其中核准了上海农商行董事长徐力的任职资格,核准上海农商行副董事长、行长顾建忠的任职资格,核准上海农商行董事会秘书俞敏华的任职资格。新任的董事会秘书俞敏华已于今年1月底出任该行副行长一职。

成立于2005年8月25日的上海农商银行,是由国资控股、总部设在上海的法人银行,是全国首家在农信基础上改制成立的省级股份制商业银行。

公开资料显示,上海农商行成立于2005年,是由上海国资控股、总部设在上海的法人银行。截至2016年末,上海农商银行全行总资产近7000亿元,各项存款5234亿元,各项贷款3233亿元,2016年度实现净利润超58亿元。

据该顾问透露,在澳新银行与上海农商行合作最鼎盛的时期,澳新派驻在农商行的工作人员就有20人左右,涵盖了风控、零售、电子银行、中小企业、国际贸易、信息技术等各个业务领域,每个领域配置了一名顾问、一名顾问助手以及一两个提供支持的人员。

上海农商行现任行长顾建忠是一位资深“银行人”。自1997年7月入职上海银行,在此工作17年有余。后于2015年2月28日,顾建忠担任上海国际集团副总裁,负责投资管理等业务。此次,顾建忠是重回银行体系,外界猜测或为该行顺利IPO保驾护航。

利息净收入是上海农商银行营业收入的主要来源。2014-2018年,上海农商银行的利息净收入分别为122.72亿元、116.85亿元、106.21亿元、123.18亿元、150.29亿元,2015-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4.78%、-9.11%、15.98%、22.01%。

本文由澳门新浦京下载-2019电子游戏手机版app发布于新浦京,转载请注明出处:澳新银行宣布出售所持上海农商行20%股权,成立于2005年8月25日的上海农商银行

关键词: